http://www.nw1022.net/
关于我们| 加入收藏
您所在的位置:http://www.nw1022.net/ > 专题 > 专题文章 > 粟裕的后代说粟裕的绝技多演讲天才 >

粟裕的后代说粟裕的绝技多演讲天才

2012-07-27 18:57 专题文章来源:未知

  “虽不富有,拥有山河”

  粟戎生这一生最得意的,是作为一名和平年代的军人,居然有幸参加过两次作战。第一次是参加国土防空,主要是打美蒋的U-2侦察机和无人侦察机,他还在广西打下过一架“火蜂”2号无人侦察机;第二次是参加自卫反击战。

  “不少人跟我说,当了一辈子兵,没有打过仗,遗憾!而我,此生无憾了!”

  粟戎生和父亲粟裕有个共同的特点——爱枪出了名,枪法也好。粟戎生当军长时,只要下部队,就有一个不变的科目,和师、旅、团长们比枪法。

  “这是打5岁时就练就的本领。”粟戎生一脸骄傲。5岁那年,父亲便送给他一支小手枪,射程很近,没有实战作用。粟裕告诉儿子:“这是给你的礼物,要好好地学!”打第一次摸着枪,粟戎生就没有放下过。粟戎生不仅枪打得好,陆军地面武器他差不多都能熟练掌握。

  这也得益于他的父亲。他说,“父亲爱枪,不等于他的思想滞留在小米加步枪的阶段,也不仅仅是对过去战斗生活的感情寄托”。

  粟戎生回忆说,有一次部队开始装备一种新型步枪,父亲对他说:“这种枪目前还不太适合我们部队的情况,射速太高,弹药供应有困难,现在的后勤保障能力跟不上。作为指挥员,要教育部队熟识枪的构造性能,让部队学会节省弹药。”粟戎生后来查对了很多数据,不由对父亲的话口服心服。按这种枪的射速,一个战士带的子弹只能打两分钟,如果后勤供应困难,确实会造成严重不利。“父亲就是这样,直到晚年,他还时刻注意着战争风云,注视着现代战争,为国家的安危而枕戈待旦。”

  粟戎生说,粟?;褂?ldquo;文房四宝”,这也是他一生最爱保存的东西——枪、地图、指南针和望远镜。“就连一个非常陈旧简陋的硬壳指南针,只比5分硬币略大一点,他也当宝贝收着。”

  粟戎生说,父亲的卧室里,四面都挂满了地图,门的背后还挂着一张台湾地图。“世界上哪里发生了动荡,父亲就挂哪里的地图。他自己喜欢看,也要求我多看。他常说,看地图、看地形是军事指挥员的必修课,地图不仅要看,而且要背。在战争时期,每到一个地方,父亲都要亲自勘察地形,做出紧急情况下的处置预案。所以,他所带的部队,即便在突发紧急状况时,也很少受到损失。”在工作实践中,粟戎生慢慢悟出了父亲给他反复讲述的道理,“凡事预则立、不预则废”。

  粟戎生至今还记得,解放后,父亲一直盯着台湾地图出神,望图长思。

  解放台湾之战的筹划,毛泽东点将要粟裕担此重任。粟裕曾3次设计攻台方案,由于朝鲜战争爆发,才最终没有实施。

  粟裕曾对儿女们承诺,等全国都解放了,就带他们回家乡湖南会同。但后来粟裕再也没有回过家乡,粟戎生推测,“在父亲眼里,台湾没有解放,全国就不算解放,所以他迟迟无法兑现自己的承诺”。

  粟戎生任北京军区副司令员期间,主要分管训练。他几乎每年都在大漠基地抓实兵演练。训练结束时,他都要给大家灌输这样的理念:训练讲评就要直接讲问题。“我看到听过的演习总结很多,如果有10页纸,有9页半纸是经验、成绩、体会,最后半页才是问题,部队养成了只能听成绩的习惯,说一点问题就受不了。”而粟戎生每次都抓住问题不放,点名批评。谁不服气,就让人将战场监控录像一帧帧回放,在场的一些部队指挥员,脸上灰溜溜的……

  如今的粟戎生已经退休,但他仍然关注军队建设与军事训练。“部队推广的一首歌我特喜欢,‘虽说艰苦,我心里欢乐。虽不富有,拥有山河’。我对这句话特别有感觉。在工作期间带着部队穿山越岭,过江过海,我觉得很豪迈。”

  粟戎生买了本《地球科学概论》,他一有空就翻这本书,他说要把祖国的大好河山弄明白了,趁身体还行,四处游游。除此之外呢?粟戎生笑着说,“还要时不时摸摸枪”。

 开车又快又稳

  粟裕弃马乘车后,又有了超一流的开车技术。尽管司令部有好些百里挑一的司机,但没有几个能赶上他。

  每到长途行军,粟裕常常放下大首长的尊严与待遇,抢着和司机开车,而且自得其乐,司机则享受“首长待遇”,闭目养神起来。

  1948年4月,粟裕奉毛泽东的电召,由华野总部驻地河南濮阳赶往河北阜平,长途跋涉一千余里,一半以上的路是他自己开的车。

  这年6月豫东战役期间,粟裕和张震、钟期光华野的三巨头一起,乘坐吉普车星夜赶往开封,车由警卫员唐洪驾驶。

  因为连续作战,唐洪好几天没睡好觉,时值炎炎夏日,天气闷热,没走多远,就昏昏沉沉,竟打起瞌睡来。

  一场车祸不期而至。吉普车前轮一歪,突然翻倒在地,车里的人不管级别大小,全被抛出车外,摔得很远。

  唐洪摔醒后,吓得冷汗如雨,他翻身就跑去找首长们。

  幸好只是虚惊一场,大家都没事。

  四人合力把车翻转过来,粟裕抢先上了驾驶员座位,命令唐洪去后边休息。

  粟??懦?,又快又稳,很快就抵达目的地。

  唐洪下车后,惶恐不安地请求粟裕给予处分。

  粟裕笑笑说,就处分你把车子开到那棵枣树下,并在车里躺一个小时。

  做一个粟裕身边的人,说容易也不容易。“容易”是可能不处分反而“凉快”,不容易则是粟裕要求身边的人,除了有专业技能,还要会骑马、游泳和开车。

 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,作为全军总参谋长的他,又将这一要求,从身边的人延伸到所有军队干部。

  粟裕认为,干部必须多掌握几项本领。摩托化部队的干部就必须学会开汽车,他们不会开车,结果多设置了许多专职驾驶员。

  他回忆说,20世纪50年代,苏联红军一个机械化师从我国某军事重镇搬走,将全部装备移交给我们。他们一个师8000人,我们要1.2万人才接下来。他们就没有配专职驾驶员。我们多出来的人,尽是战勤保障人员。

  他不无远见地认为:“这个问题要研究,要改进。”

  听粟裕演讲是享受

  粟裕是打仗的顶尖高手,尽管他与彭德怀、刘伯承、林彪一样专务军事,无暇写诗填词,但并不妨碍他高超的演讲才气。

  粟裕是湘西人,但许多21世纪的人,听到粟裕的原声录音后,惊叹他的“普通话”比自己还标准,这是因为湘西方言属于西南官话,语音、词汇、语法等和现代普通话基本一致。

  粟裕个头虽小,却声如洪钟,底气十足。因此,他有杰出演说家的良好基础。

  也许是打仗留下的习惯,粟裕演讲时,多是即兴发挥,不大用讲稿,最多是个提纲式的纸条,却也滔滔不绝,妙趣横生。

  新四军老兵陈蕃回忆,1945年10月,他到江苏黄桥的卫生部领药,偶然碰到粟裕在黄桥中学举行军民联欢大会。

  他从未见过粟裕,便怀着极大的敬仰之情,站在人山人海的会场一角,听远处台上粟裕的演讲。

  粟裕一身淡灰色军装,讲话声非常洪亮,虽然没有麦克风,自己隔得又远,但一千余人的操场上听得十分清晰。精彩之时,雷鸣般的掌声、欢笑声随之而起。

  陈蕃老人说,这个场面,半个世纪以来,总是萦绕脑海。

  粟裕最后一任警卫员多年后回忆说,粟裕晚年,虽然担任军事科学院第一政委,但一般不到这里坐班,只有遇到大事才来。

  粟裕不在时,全院如果开大会,下面多半四处开小会,会场乱糟糟的。粟裕一来,下面则“地上掉根针都听得见”。

  警卫员解释说,这是因为别的领导乡音浓,又多是套话,而粟裕的普通话比较正宗。最关键的是,讲话内容也很独特,有水平。

  粟裕的原秘书刘祥顺老人也回忆说,凡是听过粟裕讲话的人,无不被他略带湖南乡音的清晰流畅的普通话、妙趣横生且富有哲理的语言所打动,听他的讲话的确是一种享受。

  刘祥顺老人曾和别人一起编辑过《粟裕文选》,在整理粟裕的讲话原始记录稿时,尽管时隔数十年,他依然还有这种感受。

  他发现《黄桥战役总结》和《莱芜战役初步总结》的原始记录稿上,许多精彩之处都有“鼓掌、热烈鼓掌、笑声、哄堂大笑”的记载。

  一个长期在彭德怀麾下作战的西北野战军将领回忆说,解放战争期间,华东野战军屡打胜仗,捷报频传,他对这支兄弟野战军的统帅粟裕十分仰慕,很想一睹他的英姿,当面领教。

  20世纪50年代初,他从西北来到粟裕曾经打仗的华东战区,进了南京军事学院进修。

  不久,院长刘伯承特意从北京请来了粟裕,让他为学员做战役指挥报告。

  当粟裕不慌不忙真的出现在讲台时,这位将军和众多来自各个野战军的将军学员一样,不免有些泄气。粟裕瘦小的身材令他有些遗憾,这和他心目中的“大将”形象差距太远了。

  但随着演讲的深入,粟裕引人入胜的语言,精辟独到的见解,不断被台下热烈的掌声打断,粟裕早先的形象又在他的心里复活起来。

  这位将军终于彻底折服,感慨地说,他是“第一次听这样精彩的报告,有如此才华横溢的将领指挥作战,哪有不胜的道理”。

关键词: 一名 绝技 粟裕 一生

热点排行
  • 评论排行
  • 点击排行
  • 一周排行